议事论事陈文敏为砌词狡辩温滔淼

因涉嫌欺诈还押候审的壹传媒创办人,日前被警方加控一项“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案件上周六提堂。法官拒绝了的保释申请,应控方要求将案件押后至明年4月16日再讯。

事后,由於控方在起诉书详列访问、直播、转载外国政客帖文,以及网上追踪外国政客推特账号,揽炒派因而大做文章,例如立场一直倾向揽炒派的港律学院公法讲座教授陈文敏表示,控罪涉及“勾结”,必须有双方同意、合作,单方面追踪外国政要并不应构成勾结,又质疑控方案情亦提及多篇访问、文章,属於所谓的“以言入罪”云云。

显然,陈文敏又再以所谓的法律学者身份,故意传播一些不实的法律解读,藉此混淆视听。首先,香港国安法第29条列明,为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涉及国家安全的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请求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实施,与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串谋实施,或者直接或者间接接受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的指使、控制、资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实施以下行为之一的,均属犯罪:

(一)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动战争,或者以武力或者武力相威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造成严重危害;(二)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或者中央人民政府制定和执行法律、政策进行严重阻挠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进行操控、破坏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四)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制裁、封锁或者採取其他敌对行动;(五)通过各种非法方式引发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对中央人民政府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因此,国安法第29条虽名为“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但是法例并不以被告人跟境外势力相识合作、串谋或受其指使,作为对方是否罪成的前提。换言之,只要被告人请求境外势力作出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即使境外势力并未同意或接纳对方的请求,其犯罪行为亦已算作完成。

在此情况之下,若有人在社交媒体发出帖文,或在访问期间呼籲外国制裁中央和香港特区、制裁两地官员便属违法,所以控方才会把的网上帖文,以及传媒访问作为证据。至於所谓“以言入罪”,其实又是拿作挡箭牌。

事实上,不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还是《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均列明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行使时必须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确保国家安全及公共秩序不受影响,可见请求境外势力作出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早已不是的保障範围,香港国安法加以禁止,亦决非陈文敏所言的“禁制言论”。

更重要的是,又是否真的如陈文敏所言,只是“评论国安法太严苛”、“赞成外国人制裁中国”呢?绝对不是!根据传媒报道,上月曾与前美国陆军副参谋长杰克基恩交流,并直接要求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上台后强硬对付中国。

此外,黎被捕后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先后发文要求特区政府撤销对的控罪和立即释放他,彭斯更上载自己与会面的合照。可以说,此幅照片是二人相互勾结的证据。

由此可见,不论陈文敏如何狡辩或曲解法律条文,都掩饰不了本身其实跟外国政客相识,并曾乞求境外势力对国家及香港特区採取敌对行动之事实! 时事评论员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